作者背景——洛夫

洛夫,生于1928年五月11日,逝于2018年三月19日,原名莫运端,是湖南衡阳人。国际著名诗人、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中国最著名的现代诗人,被诗歌界誉为“诗魔”。 洛夫写诗、译诗、教诗、编诗五十余年,代表作有:诗集《时间之伤》《灵河》(1957)、《石室之死亡》(1965)、《众荷喧哗》(1976)、《因为风的缘故》(1988)、《月光房子》(1990)、《漂木》(2001)等三十一部。散文集《一朵午荷》、《落叶在火中沉思》等六部,评论集《诗人之镜》等五部,译著《雨果传》等八部。 洛夫是台湾现代诗坛最杰出和最具震撼力的诗人,为中国诗坛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由于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此被诗坛誉为“诗魔”。台湾出版的《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如此评称:“从明朗到艰涩,又从艰涩返回明朗,洛夫在自我否定与肯定的追求中,表现出惊人的韧性,他对语言的锤炼,意象的营造,以及从现实中发掘超现实的诗情,乃得以奠定其独特的风格,其世界之广阔、思想之深致、表现手法之繁复多变,可能无出其右者。”  

学习者档案 Paper 2 Exemplar

论题:“ 有个说法认为文学只是谈及爱情与死亡。以你选修的两部作品为基础,讨论这个说法的正确性。” 1. 本篇卷二论文的结构有什么特点? 论文结构完整,两个分论点都有两篇作品的论据和观点支持 层次清晰,每个点都层层递进,持续扣题 死亡vs爱情的比重稍许失衡 – 不影响大局 过渡自然 – 对以上论点总结 总结略短小,但开头开门见山,结构十分清晰 2.本篇卷二论文在对文本主题内容的理解与诠释方面有哪些可取之处 将两篇作品的共同点作为切入点进行赏析 识别各种文学特征 – 场景、衬托、呼应、复沓、拟人、象征、对 比、夸张、铺垫、借代 两篇作品的相像相异之处都要进行讨论 3. 划出本篇论文对所评论文本文学手法的评论 “在茫茫的渡头、看我渐渐的离岸/水阔,天长”和“在荒荒的渡头/看你渐渐的靠岸/水尽,天回”互相呼应,突出了“茫茫”和“荒荒”的渡头这个暗喻死亡的主要场景。此外,“水阔,天长”和“水尽,天回”对称工整,展现了诗歌格律美,也体现了诗歌复踏的写作特点。两组诗句前后呼应,形成一去一来,一送一接,离岸靠岸的完整对接。 诗先以“曲折的幽径”。“暗处的水声”、“一阵清香”这些视觉,听觉及嗅觉的意象,表现了琴音的轻柔和缓和。 4. 与自己平日所写文章相对比,本文在语言方面有哪些可以借鉴之处 语言简介明了,十分精准也一直扣题。我平日里写的论文常常会用一些不是很精准的词汇,从而影响我的论点的表述。我的论文的结构也没有这么自然/层层递进,包括这篇论文对于论据的运用也特别自然,都是可以学习和参考的地方

《目送》读书笔记

  概括总结 精彩引文 作家: 生平背景、 创作意图? 龙应台:祖籍湖南,1952年生于台湾。2004年父亲过世对龙应台打击极大,因从小在台湾至亲只有父母与兄弟,50多岁第一次经历至亲的离世,从而在感悟与悲痛间写下了散文集《目送》。 作品:(外在) 社会历史 时代背景 散文集《目送》集由73篇散文集成。作者的同一代与上下两代之间的差距较大,但文章中的情愫却是相通的。 人物: 性格特征、 人物关系 华安:儿时依赖母亲·,但到了青春期明显的厌烦母亲的接触与亲近。大学后仍然不与母亲亲近,将自己与母亲的距离划分的很清楚。 父亲:因自己职位低微而感到自卑,从而怕女儿感到不好意思而只将她送到侧门。 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象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 我只能想象,他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但是,我进不去。 情节: 故事梗概、 矛盾冲突、 结构特征 线索:“不必追”的背影与当事人默默的目送 叙述了作者与儿子的情感隔阂,因而想到作者与父亲曾经的往事。作者一直处于“目送者”,相对而言比较沉默的目送着自己曾无比亲近的儿子,其中的无奈与伤感可想而知。作者回想三次目送父亲时并未表明当时的心理活动,给予了作者许多思考的空间,使得全文在读者脑海中更加深刻。 两条线索,交织感情=重复的一段将其串联一块儿 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我看着他的小货车小心地倒车,然后噗噗驶出巷口,留下一团黑烟。直到车子转弯看不见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口皮箱旁。 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主题归纳: 各个层面 亲情的可贵 在人生中对于许多事情的无奈,人生是自己独自一人的旅程,来来往往的路上只能目送别人从自己身边的离去。 两代人之间的距离 普世的经历 重复-点名主题。循环回荡 一咏三叹 绕梁三日 余音绕梁 余音袅袅 “父女母子”的缘分=渐行渐远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叙事技巧: 文学手法 文中反复的提到了“背影”与“目送”,目光所及之处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感情,有深深的亲情,有无奈,有不舍。作者用这种种感情与目送各个背影的画面将全文串通了起来,使得全文的结构虽杂但不乱,所谓形散而神不散。 象征:紧闭的门- 儿子禁闭的内心世界:隔离 象征:邮筒 – 母亲“寄往”儿子的思念 象征:皮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