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淖记事》 叙事手法/语言风格

汪曾祺在《大淖记事》的创作中如何运用独特的叙事手法与语言风格把一个俗套的故事讲得清新脱俗?

-汪曾祺的语言简练,不拖沓不油腻,汪曾祺自己说“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他写作结合着自己的人生阅历,极擅长用最简单的语言写人物,写美食,说感情,甚至在写文章的时候不加任何形容的语言,但他的作品中文字却往往能使人感同身受,身临其境。在《大淖记事》这篇文章中,作者在开头大量描写了苏北水乡的风土人情画,在一开始就用写景色写人情来拉近读者和作品之间的距离,让读者产生对场景的熟悉感,从而更好地衔接故事中产生的不同情感。这也是写文章需要注意的“烘托气氛”,气氛烘托好了,文章也就有看头了。

人物描写饱满丰富,看不出来空缺。写文章中汪曾祺非常重视人物,他把人物作为主角放在小说的主要主导位置,从而读者不会偏离主题,只理解文章的字面意思而感受不到文章想要表达的情感和主题;在文章中每一个人物都是一样的存在,虽然角色塑造,人物性格形象等等会有大不同但是他们在文章的整个撰写的过程中都是平起平坐的,没有什么着重描写一个人,轻描淡写另一个人物,在《大淖记事》中,每个人物只要是出场了就一定会代表着一定的意思,作者在写作时把自己的感情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当写文章时有一种“我就是书中的主角,我写的是我自己的人生经历”的感受时,便可能使作品发挥的炉火纯青,人物描写的才会更加的真切。再说回气氛的烘托,气氛的烘托可以更加突出展现人物形象的魅力,如同文章中十一子给刘号长打了个半死不活,就快要不行的时候,全村上下的人帮忙,还给十一子灌了尿碱汤,那时作者不知怎的写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也尝了一口”。

作品在结构上,并不同于作者的其他小说。前面的部分都是风土人情,到了第四节才出现人物。-从环境描写中推出人物。仿佛整个文章被写的非常的松散,毫无紧张的气氛,但这就展现了作者文笔的功力,前三节并不是乱七八糟,无聊的片段,景色的描写节奏匀称,稳当。散文是形散而神不散,用在这篇小说的结构上倒是再恰当不过了。“意向叙事”在文章中的运用也是十分的巧妙,它也是在氛围的烘托上起了一定的作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