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大淖记事》,请论述作者使用何种手法营造氛围并取得了何种效果?

《大淖记事》中充满了:

留白的写作手法-并不把故事详细具体的讲出细节与枝枝叶叶,故意空出一段时间,却留给读者充分的想象空间,让读者自己想象接下来或者在这时间段内发生了什么事-“拨开巧云家的门的,就是这个号长!号长走的时候留下十块钱。这种事在大淖不是第一次发生。”“有的,就轻手轻脚,走进一家的门外,咳嗽一声,随着,走了进去,门就关起来了。”在两个例子中,作者都留下了一段空白时间,门关起来后发生了些什么,作者并没有告诉读者们那些细节,但是其实读者们都心中有数,这也应征了读者被提供了想象的空间,并且在不经意之间已经意识到并且开始思考想象,使文章不乏味,更加生动,氛围更加活跃,也突出了要表现大淖的美。

上帝视角-作者撰写全文,但是自己却处在文章之外,以全知视角(上帝视角)观看全局,描写了巧云和十一子双方的不同心理活动,出身局外使文章饱满详细。

童趣-汪曾祺写文章有一种童趣,以“儿童视角”写文章,不加任何道德滤镜,更显出大淖地方的风土人情,人们的质朴纯真。大淖的人是美的,没有勾心斗角,卖力气简单了当的自由生活着。““你要我说么?”“不要。”“我知道你不要。”“你值么。”“我值。”“十一子,你真好!我喜欢你!你快点好。”“你亲我一下,我就好得快。”“好,亲你!””使用儿童般的口吻让人并不觉得十一子被打非常的悲惨,反而充满甜蜜,让读者感受到巧云和十一子之间关系的亲切亲近。

白话古文:有节奏感,雅致之味,使用短语,非常雅致:“他长得挺拔厮称,肩宽腰细,唇红齿白,浓眉大眼,头戴遮阳草帽,青鞋净袜,全身衣服整齐合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